欢迎来到刘献周中医治疗肿瘤中心! 官方微信-官方博客-官方微博-网站首页-联系我们
预约电话:
010-60525900

资讯前沿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医院信息 > 资讯前沿 >

乳腺癌发病与死亡风险增高或与儿童时期接受放

作者 : admin   来源 : 未知  发布于 : 2019-07-12 09:12  关注度 :

儿童肿瘤幸存者应加强乳腺癌筛查

 

 

为治疗儿童癌症而行胸部放疗的女性是乳腺癌高危人群。EMPOWER 研究探索了提高此类人群乳腺癌筛查率的随访措施和障碍,结果发表在 7 月 1 日的 JCO[1]

 

使用邮件之后电话随访可以增加乳腺癌高危人群的乳腺成像筛查比例。检查费用和缺乏医师推荐是乳腺癌筛查的重要障碍。

 

204 名接受过胸部放疗 20 Gy 以上、年龄 25-50 岁、既往 24 个月未行乳腺成像的儿童癌症幸存者随机(2:1)接受邮件后电话随访(干预组)或进入对照组。首要终点是 12 个月进行乳腺成像筛查的幸存者比例。次要终点包括完成乳腺 MRI 筛查的比例和筛查障碍。

 

干预组更多女性进行乳腺成像(33.1% vs 17.6%)。和 40-50 岁女性相比,干预在 25-39 岁女性中更为成功(RR 2.2)。两组在 12 个月接受乳腺 MRI 检查的女性比例类似(16.2% vs 13.2%,RR 1.2)。乳腺成像和/或乳腺 MRI 筛查的主要障碍包括缺乏医师推荐,幸存者拖延,经济因素,以及缺乏症状。

(滑动查看研究详情)

 

 

儿童肿瘤幸存者乳腺癌死亡率增加

 

 

上文提到的提高儿童肿瘤幸存者乳腺癌筛查的意义,在本研究中可见一斑。7 月 1 日,JCO 同时发表研究,描述了他们发生乳腺癌后的死亡风险[2]

 

儿童肿瘤幸存者在诊断乳腺癌后,死亡率比首发乳腺癌女性显著增加。增加的死亡率反映了合并肿瘤的负担,强调了进行筛查的必要性。

 

1970 年-1986 年在 21 岁前诊断癌症存活 5 年以上、之后又诊断乳腺癌的患者(n = 274)和首发乳腺癌的对照组(n = 1095)配对。使用特定因素比例风险模型推测 HR。

 

儿童肿瘤幸存者的全因死亡风险高于对照组(HR 2.2),在调整乳腺癌治疗后风险依旧升高(HR 2.4)。虽然儿童肿瘤幸存者的乳腺癌特异性死亡率只有中度升高(HR 1.3),幸存者死于其他健康相关原因,包括其他恶性肿瘤和心血管或肺部疾病的风险是对照的 5 倍(HR 5.5)。第二异时乳腺癌的累积发生率也比对照组显著升高(P<0.001)。

(滑动查看研究详情)

 

 

前列腺癌治疗有新药

 

 

阿帕鲁安是一种雄激素受体抑制剂。7 月 4 日,NEJM 刊登研究,明确了转移性去势敏感前列腺癌患者中,雄激素阻断治疗(ADT)中加入阿帕鲁安是否可以改善影像学 PFS 和 OS[3]

 

研究证实前列腺癌的治疗又添有力武器。在此类患者中,阿帕鲁安的加入可显著改善影像学 OS 和 PFS,而不良事件发生率没有显著增加。

 

转移性去势敏感型前列腺癌患者随机接受阿帕鲁安(每日 240 mg,n = 525)或安慰剂(n = 527)联合 ADT 治疗。允许之前进行局部治疗和多西他赛化疗。首要终点是影像学 PFS 和 OS。

 

中位随访 22.7 个月,两组的 24 个月影像学 PFS 率分别是 68.2% 和 47.5%(HR 0.48;P<0.001)。阿帕鲁安的 24 月 OS 率同样高于安慰剂,两组分别是 82.4% 和 73.5%(HR 0.67;P = 0.005)。

 

两组 3-4 级不良事件发生率分别是 42.2% 和 40.8%,阿帕鲁安组的皮疹更常见。

(滑动查看研究详情)

 

 

结直肠癌维持方案孰优孰劣?

 

 

RAS 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在进行抗 EGFR 为基础的诱导治疗后,抗 EGFR 为基础的最佳维持治疗方案是什么?7 月 3 日,JAMA Oncol 发表了探索这一问题的研究[4]

 

研究对比了帕尼单抗单药和帕尼单抗联合氟尿嘧啶-亚叶酸钙维持方案。RAS 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中,单药帕尼单抗维持治疗的 PFS 劣于帕尼单抗+氟尿嘧啶-亚叶酸钙,而后者毒性略有增加。

 

入组初治的 RAS 野生型不可切除转移性结直肠腺癌患者。诱导治疗为帕尼单抗+FOLFOX-4(帕尼单抗,6 mg/kg,奥沙利铂,85 mg/m2 d1,亚叶酸钙,200 mg/m2,氟尿嘧啶,400 mg/m2 团注,600 mg/m2 持续 24 小时输注 d1,2,Q2W)。

 

患者随机接受一线帕尼单抗+FOLFOX-4 治疗 8 周期后,帕尼单抗+氟尿嘧啶-亚叶酸钙维持(A 组)或帕尼单抗维持(B 组)直至疾病进展或毒性不能耐受。首要终点是 10 个月 PFS。

 

入组 229 名患者(A 组,n = 117;B 组,n = 112)。中位随访 18.0 个月,两组的 10 月 PFS 率分别是 59.9% 和 49.0%(HR 1.51;P = 0.01)。

 

维持治疗过程中,A 组 3 级以上治疗相关不良事件发生率更高(42.4% vs 20.3%),帕尼单抗相关不良事件发生率更高(31.8% vs 16.4%)。

(滑动查看研究详情)

 

 

黑色素瘤切缘:2 cm?4 cm?

 

 

对于厚度>2 mm 的皮肤黑色素瘤,还不清楚最佳手术切缘是多少。近日,探索不同切缘(2 cm vs 4 cm)对于黑色素瘤特异性生存或总生存影响研究的长期随访结果公布在 The Lancet 上[5]

 

中位随访 19.6 年发现,对于厚度>2 mm 的局部皮肤黑色素瘤患者来说,2 cm 切缘十分安全,支持 2 cm 切缘应用于临床实践。

 

纳入 936 名原发部位位于躯干或四肢、厚度>2 mm 的局部皮肤黑色素瘤患者,随机(1:1)分配至 2 cm(n = 471)或 4 cm(n = 465)手术切缘组。首要终点是 OS 和黑色素瘤特异性生存。

 

中位随访 19.6 年,两组死亡率分别是 49% 和 51%(HR 0.98;P = 0.75),死于黑色素瘤的患者分别是 48% 和 52%(HR0.95;P = 0.61)。

(滑动查看研究详情)

在线咨询 在线挂号